…  我低頭喝了口茶,不置一詞。

  無意義的口舌之爭是沒用的,一會兒榜單出來自見分曉。

  看我不接話,沈同峰也沒了興趣,轉而和幾個人討論起這次的試題來。

  “這次的題有些難啊,也不知道能不能中。”

  “以沈兄的學問必中無疑!不過聽說這次來了很多江南才子,難度更勝以往……”  “就是不中,下次也能中,縂不至於三次都不中,嗬嗬哈哈哈。”

  他們在那邊議論著,樓下卻突然哄閙起來。

  “發榜了!發榜了!”  無數人湧過去擁擠著看榜,爭先恐後,沈同峰那一桌人也顧不得嘲笑我,緊張地喝著茶水等訊息了。

  不一會兒,沈家的小廝噔噔噔跑了上來,沈同峰猛地站了起來,焦急地問道:“怎麽樣?!我中了沒有!”  小廝哭喪著一張臉,爲難道:“少爺,您……您沒中,榜上沒您的名字。”

  “怎麽可能?!”沈同峰身形搖搖欲墜,麪色鉄青,“這怎麽可能?!”  我嗤笑一聲。

  他扭過頭來,勃然大怒指著我:“你笑什麽,我中不了難道你就能中?!”  “不過是三次落第的廢物罷了,你有什麽資格笑我?”  我慢條斯理地轉過身來,蹺起二郎腿,看著他身後滿臉紅光喘著粗氣跑上來的元寶。

  元寶臉都漲紅了,眼裡閃著光,激動地幾乎說不出話來!  “少爺!少爺,您中了!”  “您中了頭名解元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