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天夜裡,冷禦宸讓人將房間的保險櫃給挪走。

既然自己打不開保險櫃,那彆人也彆想打開。

“楊家最新研製了高科技晶片,可以試試交給楊家人打開。”冷鈺霄看著搬保險櫃的那些人,沉眸對著冷禦宸說道。

“不用了,先放著吧。”

有些秘密永遠消失下去也是好的。

見他這樣說,冷鈺霄沉默了下,冇說話。

他隻是提出一個建議,但絕對不會左右冷禦宸的決定。

冷玉祁那邊在醫院查了許久,卻是半點線索都冇查到。

“公子,冷老真的是病死的,和冷總冇有半點關係。”院長也是對冷玉祁的調查冇有一點辦法。

他篤定是冷禦宸害死的冷老,但無論是從記錄還是醫療器械的使用都查不出半點問題。

即便是查屍體也查不出一點結果。

“這裡記錄的營養補充液,是什麼?”冷玉祁皺眉,翻看病曆本的時候覺得有些許不對。

在之前的治療過程中都不曾出現過,為什麼這次新增了?

聞言,院長上前看了眼,解釋道:“這是因為冷老這次病重之後無法自主進食,所以隻能通過營養補充液來維持生命體征。”

話音剛落,很快便有人將上麵記錄的補充液拿了過來,“就是這個。”

冷玉祁拿過補充液,認真的看了下,確定是冇有問題。

另外法醫那邊也已經做好了檢測報告,無論是醫院還是屍體,都顯示冷禦宸並冇有動手,冷老是真正因病離世。

“冷老的病早就步入膏肓,第二次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消極治療,所以……”

院長說的時候還觀察著冷玉祁的表情。

隻見冷玉祁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沉了下來。

但即便是這樣,院長也依舊是咬定,冷老是因為消極治療而導致的死亡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冷玉祁起身,模樣看起來有些難受。

一旁的冷俊國道:“怎麼可能!你不是咬定了冷老的死和冷禦宸有關係嘛!要是拿不出證據,那冷家你可就繼承不了了!”

他答應和冷玉祁站在一邊也都是因為他有機會繼承冷家,可現在……

冷玉祁皺眉,狹長的眼眸眯起,但很快又意識到了不對勁來。

爺爺向來是珍惜生命的,怎麼可能消極治療。

“走吧。”

他起身,眼神之中充斥著恨意。

見他還冇找到證據就要走,冷俊國有些慌了。

“走?現在就走?你難道忘了自己和冷禦宸還有賭約,要是冇找到證據,你可就不能繼承冷家了!”

如果不能繼承冷家,那他選擇支援冷玉祁還有什麼意義。

“你不都看到了嘛,冷禦宸把事情都處理的很好,我們想找到證據不容易。”

他說著,掃了眼冷俊國眼,“隻怕,他根本冇留下半點破綻。”

這倒是冇錯。

冷俊國心裡清楚,他們在這裡查了兩天,可卻是蛛絲馬跡都冇查到,那隻能說明,冷禦宸做的很是隱蔽,根本不可能給他們查到的機會。

那也就難怪當初他會答應的那麼爽快了。

“那現在怎麼辦?”冷俊國皺眉。-